打起精神来w

张伟是真的太可爱啦。活蹦乱跳的小球球。亲他一万下。

回首


复合梗。重温了大张伟演唱会上俩人的发糖视频,突然很感慨,然后有点难过。
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好好的。

01.
“无聊。”
张伟披着白色的浴袍从酒店卫生间里出来,一只手拿毛巾胡乱擦着头。坐在床边,从被子下面摸索出手机。
就是无聊。刚录完三个院子,忙的时候总算是过去了,他却感到了莫名的空虚。无所事事。闲着。两个苍白的词蹦进他脑海里,他晃晃脑袋想把它们赶出去,却有张熟悉的面容浮现出来。
以前这种时候...都有薛之谦在身边来着。

02.
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那个命中注定的人。
初见大概是在十多年前,自己给他颁过奖。那时花儿还在,薛之谦也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歌手。这是一次睡前薛之谦告诉他的,他愣一愣,随后笑着挽上那人的腰:
“敢情您那时候就看上我了?这暗恋多少年了都,辛苦辛苦辛苦。”
“滚!”怀里的家伙瞪圆了眼,“我是你粉丝啦。”
他不语,笑着去吻他的唇。那年的自己怎会知道这个从未引起过自己注意的小歌手,竟会是十几年后爱到彻骨的人。不过这都无关紧要了。眼下,那个在自己心里的人,就在自己身边。缘分的聚合就是这么奇妙。
缘分的聚合就是这么奇妙。
正如那一刻的自己也从未想到过,现在的他会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枯坐。记忆里只剩下了薛之谦的余温。

03.
他皱着眉将手里的毛巾团成一团扔在一边。
不该想起他的。他这样想着,手却鬼使神差地点开了微博上南薛北张的超话。
热度再不复以往。被粉丝誉为世纪大糖的两次合唱视频还挂在那儿,点击量却不再突突地跳动。他无声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叹息什么。手指不由自主地滑过,点开。
“大张伟~你怎么能背着我,调戏观众呢。”
画面里的自己笑出一脸褶子,看着对面的他顶着黑色眼镜框披着皮衣,嘴角挂着盈盈的笑意朝自己走来,聚光灯在他身后洒下一片银白明光。
...多么幸福。

04.
他本来以为,自己喜欢薛之谦,这事儿,已经过去很久了。
直到今天他再次看到那天的视频。那个人一身黑色皮衣,皮肤却白皙得反光,一对一米八的大双眼皮忽闪忽闪地在眼前。
那一双眼明媚地含着水光,像是三月里漾着桃花的春泉,他不由自主地就整个人沉沦深陷了进去。

靠。到底还是喜欢。
这该死的爱情。

05.
薛之谦所谓人设崩塌的时候,他并没有站出来。
那时他们早就分手。他在保姆车里翻看着李雨桐的所谓爆料,面色不悲不喜。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既然得罪了人,必会付出代价。爆料信誓旦旦,谩骂铺天盖地,但那一刻他还是选择了相信。
相信他的薛。即使曾经做错了,现在的他,努力的他,拼命的他,目光深邃汹涌却温良无害的他,绝不是一个配得上这些骂名的人。
没有理由。他就是相信。
就像那天,他孤注一掷地抱住了眼前的人儿,肯定他就是那个懂自己爱自己要饭也能陪自己到老的人,如同肯定冥冥中一场天命。

06.
分手是他提的,理由是不爱了。他累了。
其实是他不想耽误薛的前程。
也不知道薛之谦为什么没有挽留。
俩人断得彻底。至少张伟是这么以为也是这样希望的。
直到有一天薛喝醉了,给刘迎打电话。开着免提,电话这头的他愣愣地听着另一边的薛之谦哭到颤抖失声。
他说。
“我知道,张伟哥是为了我。”
“所以他说分,我就同意了。”
“张伟哥,我没有再烦你,我一直表现很好对不对,我是不是很乖。”
他忽然就笑了,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可是...我......”
“我好想你。”

07.
他一直都知道,张伟还爱他,只是空洞地用一句分手自以为是地为他建立起一层脆弱的保护壳罢了。可却心甘情愿地承受这份伤害。
他一直都偷偷地跟在自己身后。小心翼翼。从节目里一个关切的眼神,到包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防低血糖的巧克力。

——“当空枪响起 狐狸还在原地。”

08.
等他坐在飞机头等舱里,感受着起飞时耳膜上的压力时,才微微皱起了眉。
太冲动了。不像他的风格。
...好吧,又像他的风格。
夜幕笼罩着上海这座繁华的城市。纵横的交通线之间高楼林立,拔地而起的摩天大厦如同镶满宝石的巨大石碑,将整个夜空映得五光十色。他在座位上静静地往窗外看着,心里出奇地平静。飞机在停机坪上滑行,徐徐前行的照射灯将黑夜撕裂,如同光明的巨手撕开黑暗的幕布。他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城市,这个熟悉的,陌生的,凝聚了无数爱也沉淀了恨的城市。记忆呼啸而至,时光随着飞机的滑行一步步推进,从容不迫,如同一部恢弘盛大的史诗正在世人眼前缓缓展开。感情,太过深沉,纵使深埋心底,也终有一天会破土而出顶天立地。
此时此刻他什么都想不了了,大脑如吸了水的海绵般迟滞,只有心里还在本能地呼喊一个人的名字。那家伙的名字。
薛之谦,薛之谦,谦谦。

09.
后来薛之谦老拿这件事笑他,怎么傻成这样。打个电话不就好了么。
那能一样吗。张伟笑着,把脸深埋进他的头发里,我呀...就是想,看着你。
一直看着你。
直到生活变形,上下一般粗,好像荷兰猪。
直到谢顶,东西南北风,头发剩一根。

时过境迁,不死的是爱和誓言。

End.